• 送禮物
  • 打賞
  • 上一章
  • 下一章
  • 天意人弄第115章   

    第115章   

    作者:仲元    

      第二十九回花顏三慮纏綿解頑童數計忐忑催(1)

      第一零二章 夜寂沉如水。進到房間,關上門,將思妍的行李箱放到一旁,周臻揚急不可耐撲向她,親熱地說:“親愛的,你真好。給你打過電話,關機了,丈母娘還騙我說你在加班,原來是加在航班上制造驚喜來了。快說說,是哪家航空公司把你運過來的,我給他們寫表揚信。”

       思妍一改適才的溫柔,變得冷淡。她從周臻揚懷里掙脫出來,坐在床沿上,語息冷落:“你坐下來,我有話說。”

       他以為戀人欲擒故縱,故作矜持,因而嬉皮笑臉地拉過一張象牙白的歐式皮套扶手實木椅坐下,挺直著腰桿,情態像個乖學生,道:“娘子請講,為夫洗耳恭聽。用不用記筆記?”見思妍俏臉冷峻,“好吧,我用心記。”

       “要不考慮換個工作吧?”

       始料未及,周臻揚驚訝地望著思妍,懷疑沒聽清:“什么?”

       “我知道你想多點歷練的機會,為創業打基礎,可頻繁出差,只做些你本來就會的工作,有什么意義呢?”

       “有人賄賂你來引誘我跳槽?”

       “我說認真的。”思妍神情苦悶,少有的急躁,“三天兩頭加班,隔三差五出差,換了別人是為生計,你圖什么呢?”

       這么多年,思妍將他的生活打理得井井有條,讓他可以毫無后顧之憂地建立功業,追尋理想。思妍放棄自己的驕傲,任勞任怨,如今發現全身心的付出只換來形單影只,危機四伏,任誰都很難繼續泰然處之。

       他心疼思妍,心生愧疚。坐近了些,握起她的雙手,飽含歉意:“親愛的,是我不好,讓你受委屈了。我答應你,以后盡量少出差。別生氣了,好不好?”

       思妍不接受,面露不悅:“就不能換個工作嗎?”

       “加班出差跟換工作沒太大關系,即使——”

       “我覺得很有關系!知道我怎么想的嗎?你們公司在故意和我作對:我想下了班跟你在一起,它讓你加班;我巴望著周末了跟你二人世界,它又派你出差,哪有人想挖我墻腳,偏把你送哪來!臻揚,是不是覺得成天對著我沒意思,厭煩了?”

       周臻揚整晚如墜云霧,到這終于捕捉到思妍反常的根由了。他自信對思妍忠貞不二,但也得承認,在對待身邊的女生、尤其在對待雅欣的問題上,自己多少有些不作為:因為不忍心對雅欣說重話說決絕的話,從而一再縱容彼此糾纏不清。一向不過問他工作的思妍如今憂心忡忡,對他而言便是一種警告。

       “思妍,如果是因為我跟雅欣走得太近,讓你不高興了,我跟你道歉。但你相信我,我對她沒任何想法——”

       “我沒有不相信你,臻揚,你正直善良,你不會做對不起我的事情。”思妍凝視著周臻揚,目光飽含情意,也摻雜著憂患,“可樹欲靜風不止,你沒想法,她未必。別怪我小心眼,當初你也不是認識我的第一天就跟我好。你們男人總覺得女人太感性,不夠理性,可女人的直覺往往很可靠。我現在就有兩個直覺:第一,沐雅欣對你有想法,放長線釣大魚;第二,你們公司對你的重視超乎常理。沐雅欣之心路人皆知,我不想多說,南石在全國各地都有項目,然而每次把你往這邊派,我不太相信這是巧合,倒更像人為。”

       思妍的話使他振聾發聵。她的直覺乍一聽有聳人聽聞之嫌,卻也觸碰到了周臻揚潛意識里的某種敏銳甚或是禁忌,使他不愿查證、不愿面對。他坐到床沿上,環抱思妍,說:“你提醒了我,雅欣我會保持距離,公司的事情確實值得琢磨。至于工作,牽扯面廣,不是說換就立馬能換的。不過我答應你,會認真考慮你的建議,好嗎?”

       思妍美艷花容上終于露出了寬慰。

       夜深人寂,窗外下起了春雨,雨滴輕柔拍打著玻璃窗。思妍香息繚繞,輕聲耳語:“臻揚,對不起,我想你心里永遠都有一個完美的思妍,不埋怨,不嘮叨,善解人意。可萬一我變了,你得知道,我的全部變化只因不愿失去你。”

       春雨越發急促了。

      第二天,周臻揚一早帶思妍到邱南陌家見了花潔冉,婉彤的母親馮靜宜也在,一群人熱熱鬧鬧吃了中午飯。思妍一人享受四導游的頂配服務,被婉彤、周臻揚、邱南陌和蔣久涵擁簇著將廈門大學、南普陀寺游覽一圈,又登上五老峰,至傍晚在曾厝垵擼起了海鮮燒烤。

      這還是蔣久涵第一次親眼見到思妍,打趣說:“上學的時候,見臻揚把你照片設成電腦屏幕,我們這些單身狗都很反感,每天示威抗議,尤其南陌,那時候各種不爽臻揚,好幾次想砸了他電腦。現在見到本尊才知當年臻揚的拍照技術多差勁,簡直把你糟蹋了。”

       思妍含羞帶笑,婉彤道:“老蔣,沒想到你這么會說話。”

       “比不了邱大少,我只會實話實說,不像人家,吹起牛來六親不認。”

       婉彤啐了一聲:“說誰是牛呢?”

       周臻揚笑道:“久涵,我可是知道,上大學你留意的第一個女生如今就在這張桌子邊上,當時還是女神,怎么這會兒就成牛了?”

       “說婉彤是牛人。”思妍笑道。

       “什么意思?蔣某人還打過我女人主意?”

       “你女人?敢拿證據說話么?”一句問得邱南陌啞口無言,蔣久涵接著說,“以前確實對婉彤有過點意思,那不是年少無知嘛。當時要成了,婉彤就是我女神,可沒成,那就什么都不是。”

       氣得婉彤將用剩的竹簽甩他身上,邱南陌旁白:“在婉彤眼里,你就是串串。”

      大伙歡笑。思妍說:“久涵作為掌柜的,一定有不少美女回頭客,就一個都沒看上?”

       邱南陌代答:“咱們蔣總裁這叫‘一朝被蛇咬,十年怕井繩’,說多了都是淚。”

       周臻揚摟起思妍,笑道:“久涵不是小孩子,他心里有數。說完了搞笑的,我說件嚴肅的事。”蔣久涵瞪眼相向,眾人又笑,他接著說,“我們家小雨妹妹剛高考完,等填報了志愿她想出來走走,鴻遷想了個點子,準備組織一次自駕游。我覺得挺好,從成都到貴州安順,七天往返,途徑重慶、遵義、貴陽——”

       “我不想去——”邱南陌迫不及待咋呼道,“你們信嗎?”

       “要不是一路上司機緊缺,絕對封殺你。希望大伙一個都不要少,回頭我問問修吾。尤其婉彤跟久涵,到時能不能挪出時間?”

       “明擺著想我失業。”

       思妍笑道:“婉彤,你這獨立自主的氣派展示得真不是時候,有南陌這么個鉆石男友,失業才是你最好的就業。”

       邱南陌兩顆眼珠賊溜溜打轉,裝出一副沒所謂的架勢說:“別勉強婉彤,讓她留家里陪我媽和丈母娘也挺好。”

       “憑什么?我也要去。”

       “看見沒?婉彤去不去,就我一句話的事兒。”

       周臻揚轉向蔣久涵:“就剩你了,表個態吧,反正你一定得去。”

       “聽聽,我還能表什么態?可是——”

       “別可是了,”邱南陌打斷道,“酒吧董事會就我倆,我同意你去,得票率就50%了。讓酒吧無政府主義幾天,萬一有什么閃失——不會的。”

       思妍笑聲動聽地說:“久涵,此去貴州,一路上山美水美姑娘美,說不定有艷遇降臨呢。”

       “我也聽說了,貴州苗家妹子如花似玉,婀娜多情——”邱南陌說到興起,忽見婉彤一臉“對簿公堂”的表情盯著他,悻悻改口,“好吧,都很一般,蔣某人你將就一下吧。”

       再番歡樂,碰杯共飲。婉彤忽然問:“臻揚,你說自駕游的主意是鴻遷想出來的?”

       “對啊,怎么了?” 婉彤面露疑色:“之前只聽鴻遷對西藏贊不絕口,他什么時候對貴州萌生探索熱情了?”

       思妍尋思著婉彤的問題,只當是玩笑,道:“沒準鴻遷就想去貴州解決個人問題。”

       眾人權作談資一笑,吃喝隨意,意興徜徉在灑脫自如的夜市氛圍中。

    ×

    發表評論

    溫馨提示:請不要從WORD中直接復制書評,會造成格式錯誤。

    評論
    ×

    贈送禮物

    ×

    打賞

    這本書寫得太棒了!我決定打賞作品支持一下!

    打賞寄語

    ×

    訂閱章節

    已選擇章;需要消費長江幣;
    ×

    長江中文網登陸中心

    ×

    投票推薦

    您還沒有登錄系統,只有登錄后方可進行投票推薦!
    架哦~去賺取積分

    關于長江中文網 | 客服中心 | 榜單說明 | 加入我們 | 網站地圖 | 熱書地圖

    網絡文化經營許可證:鄂網文【2013】0715-202號 互聯網出版許可證:鄂字5號 增值電信業務許可證:鄂B2-20090118 鄂ICP備09003001號-8

    客服電話 010-53538876 湖北省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平臺 中國互聯網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中心百度統計

    鄂公網安備 42011102000103號

    七彩飞扬电子游艺城招聘