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送禮物
  • 打賞
  • 上一章
  • 下一章
  • 神醫女仵作第373章   專門針對刀世子的局

    第373章   專門針對刀世子的局

    作者:花瓣雨    

      

      滇南至京城路途非常遠,且山高路險,至少七成路途都是山區,信鴿固然很好,但倘若遇到云霧繚繞的天氣,信鴿根本無法飛越。故而,當日離開滇南,刀世子專門帶了幾只傳遞消息的信鷂。

      這種信鷂乃滇南山區特有,隱蔽性好,極難馴服,刀世子帶來的這幾只都是他自己從幼鳥時便馴養的,不但飛行速度快,還飛得極高,哪怕被地面上的人發現,有心用弓箭射它都難。因此,自從來到京城后,刀世子與鎮南王之間互通消息都是用信鷂。

      可刀世子卻清楚地記得,初四那日收到那封父王讓他速速搬回太師府的書信,卻是有人用一截小樹枝釘在他別院樹干上的。

      只因那書信上的字跡與鎮南王的一模一樣,且內容又過于緊急,所以刀世子當時根本未曾多想。然此時再度想起,他只覺脊背上透著股寒意,連汗毛都立了起來。

      見他面上陰晴不定,林瑾不由問:“怎么了?難不成,是鎮南王給你傳的書信出了問題?”

      “小瑾。”刀世子的眸光凜了凜,一字一頓道:“我想,我可能被人暗算了。而從我初四那天搬回太師府開始,一個專門針對我的局,便悄無聲息開啟了。姜家姐妹、你們丞相府那對孿生姐妹,還有皇上,興許都是這個局里的棋子。”

      “誒?”林瑾眼眸一瞇:“此話怎講?”

      也不做隱瞞,刀世子索性將那日有人將書信當做紙團,用小樹枝釘在別院大樹上之事,仔仔細細講給林瑾聽。

      說完之后,他面色凝重道:“兩種可能。

      第一,那封書信根本不是出自我父王之手,我父王也壓根沒有將我送給皇上做質子的打算。有人在從中作祟,想要挑唆我和我父王的父子關系,離間我們滇南對朝廷的忠誠。

      第二,那封書信確實是我父王寫的。如此,也有兩種可能。

      其一,我父皇受人脅迫了,被逼無奈方寫下這封莫名其妙的信。那樣的話,我們鎮南王府或者說滇南,可能出事了,有人,在我離開滇南的這段日子里控制住了我父皇和鎮南王府,眼下正神不知鬼不覺地挾天子以令諸侯,故意讓皇上對我們鎮南王府和滇南起疑。

      其二,我父皇……”

      說到這里,刀世子的聲音里透出一股艱難的苦澀,停頓一下,他用力吸了兩口氣,繼續道:“其二,我父皇真的對朝廷起了二心,所以,他設計出這樣一個連環局,讓我與皇上都入局,然后好以討伐昏君替子報仇為名起兵謀反。”

      “嗯,你分析的很有道理。”林瑾先是附和,繼而話鋒忽轉:“不過,我不支持你最后的這個假設。”

      “嗯?”刀世子神情一震。

      “我且問你,是信鷂飛得快,還是人跑得快?”

      見刀世子一臉茫然,林瑾有些恨鐵不成鋼地瞪他一眼:“我發現你這個人相當固執,還記仇。就因為來到京城后處處受制于人,所以你就在心里怨懟你父王,總覺得他拋棄了你,動不動就喜歡給他扣上謀反的罪名。

      你可知謀反代表著什么嗎?刀世子你且想想看,你與你父王當初約定用信鷂傳遞消息,不就圖它便捷、迅速,還安全嗎?滇南至京城隔著十萬八千里,你父王若真的存了謀反之心,勢必最擔心夜長夢多。

      我若是他,會立刻快刀斬亂麻,用最好的信鷂傳信與你,做甚要弄個神龍見首不見尾的暗衛送信?要知道你是他兒子,又非見不得人?他干嗎給兒子送封信要用這樣的法子?畫蛇添足很好玩兒嗎?

      這一看就是有心之人的嫁禍好不好?偏偏你一根腸子通到底,又不完全信任你父王,所以連一點懸念都沒有,便鉆進了人家的圈套。”

      “唉!”輕嘆,林瑾淡淡道:“我現在多少理解你父王的苦心了。知子莫若父,你戰功赫赫,為滇南的和平安定做出了極大貢獻,但你性情魯莽,又跟孩子似的忒好騙,你父王生怕將來你承襲爵位后被包藏禍心之人利用,最終與朝廷離了心惹來殺身之禍,所以專門將你送來京城,讓你提前嘗試一下人情冷暖和人心叵測,也讓你感受一下皇恩浩蕩下的謹言慎行。

      他分明是對你舔犢之情下安排了一場歷練,你非但不感激他,還整日疑神疑鬼地懷疑他。你都不怕寒了你父王的心啊?”

      “啊?”刀世子無比吃驚:“因為想歷練我,所以我父王讓我承受牢獄之災?”

      “牢獄之災豈是你父王能提前預知的?不過他了解你,知道你雖偏聽偏信,在大是大非的問題上卻從不含糊,所以才敢徹底對你放手。

      事實證明你父王很英明,你瞧,你都成了階下囚,還是照樣逆來順受,絲毫未對皇上和朝廷產生怨恨之心。

      殊不知,正是你這番息事寧人、顧全大局的態度,才令皇上如此盛怒下,都沒有直接將你處死。因為皇上和你父王一樣清楚,一個愛惜子民、心平氣和的地方諸侯,遠比一名好戰急躁蠢蠢欲動的魯莽武夫更能定邦安國!”

      “你……你是說,皇上,他根本不想殺我?”

      “廢話!倘若不是皇上自己覺得本案蹊蹺、疑點頗多,他為何深夜宣我進宮查案?又為何答應讓我來見你?你當我林瑾真的有那么大面子,憑借花言巧語、巧舌如簧,便能讓皇上松口?”

      “你……他不是砸破了你的頭嗎?”

      “只是砸破了一點點皮而已,可我的腦袋還完好無缺地長在脖子上。”

      見刀世子被自己說愣住,林瑾瞳眸中浮現出一抹溫情,聲音也愈發溫柔起來:“我很欽佩皇上,也很敬佩你父王,他們的做法讓我想起我與蕭少卿曾經破獲的一起案子。

      那案件中有位老母親,她被兒媳加害,非但打瞎了一只眼睛,還差點被毒死。但她為了保全兒孫,為了讓小孫子能在快樂中健康長大,她選擇了像你父王這般忍辱負重,扛下所有罪責。最后她賭贏了,她的兒孫皆有一顆通透純凈的心,沒有辜負她的厚望。

      刀世子,我始終相信人性本善,始終相信這世上,沒有哪個做父母的會對自己的孩子趕盡殺絕……”

      遲疑一下,林瑾還是道:“即便是我父親林潔忠,十八年來他對我和我母親不聞不問,卻也從不曾落井下石。再譬如那張氏雅雯,她以前害我母親的手段何其殘忍,但她對自己的孩子,當真鞠躬盡瘁死而后已。

      所以,你若真的想保住你們鎮南王府的榮譽,真的想讓滇南百姓遠離戰火安居樂業,一定要相信皇上,更要相信你父王。因為只有君臣同心、父子同心,滇南才會有更輝煌的將來,老百姓才能真正康樂安寧。”

      這番話說完很久刀世子都沒有開口,他定定地瞧了林瑾好一陣,才長吁一口氣:“我現在有點明白,為何當初我把你的情況飛鴿傳書告知我父王,我父王連查詢都不做,便極力贊成我娶你了。小瑾,你果真是個善良、敦厚,忠孝仁義的寬容好人。”

      “沒有人天生下來就寬容。”林瑾從容一笑:“寬容,只是不愿為難自己,也不愿兩敗俱傷,波及自己想保護的摯愛親人最兩全其美的法子而已。至于善良和敦厚,那也是相互的。”

      默了默,又道:“其實,刀世子您的逆來順受,又何嘗不是另外一種敦厚與寬容呢?”

      “說的也是!”刀世子大言不慚地咧嘴笑笑:“貌似,傻子多福氣,指的就是我這種人吧?”

      ……

    ×

    發表評論

    溫馨提示:請不要從WORD中直接復制書評,會造成格式錯誤。

    評論
    ×

    贈送禮物

    ×

    打賞

    這本書寫得太棒了!我決定打賞作品支持一下!

    打賞寄語

    ×

    訂閱章節

    已選擇章;需要消費長江幣;
    ×

    長江中文網登陸中心

    ×

    投票推薦

    您還沒有登錄系統,只有登錄后方可進行投票推薦!
    架哦~去賺取積分

    關于長江中文網 | 客服中心 | 榜單說明 | 加入我們 | 網站地圖 | 熱書地圖

    網絡文化經營許可證:鄂網文【2016】4916 122號 互聯網出版許可證:鄂字5號 增值電信業務許可證:鄂B2-20120044 鄂ICP備16020266號-5

    客服電話 010-53538876 湖北省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平臺 中國互聯網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中心百度統計

    鄂公網安備 42011102000103號

    七彩飞扬电子游艺城招聘