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送禮物
  • 打賞
  • 上一章
  • 下一章
  • 九鳳圖第39章   三十七回 唐門齊心劫法場 兄弟相逢醉豪俠(5)

    第39章   三十七回 唐門齊心劫法場 兄弟相逢醉豪俠(5)

    作者:金臣    

      此時十二個六丁六甲神又緩緩而來,德芳道:“不知這次是真是假。”

      孟恩道:“管他是真是假,先殺了再說。”她揮劍橫削,那些神們竟然躲避開來,孟恩便確定都是人扮的,沖過去大殺一番,殺退敵人,再看旁邊,不見了德芳,原來被那些人一沖擊,竟將他二人沖散了。

      德芳一邊尋找孟恩,一邊尋找唐白冠,想唐白冠如今還雙手被縛,若兇手想殺人滅口,他也只有引頸領死,可是一想這些人是來救他的,怎么會殺他,頓時心思好了許多,又擔心起孟恩來。

      他找了兩圈,兩個人誰也沒找到,便小聲呼喊他們的名字,想這種環境雖說可以擋住眼睛,卻擋不住聲音,但是聲音能夠引來朋友,也能夠引來敵人,故而最后只小聲的喊著:“唐副將,恩兒……”

      他喊了一會兒,聽到有人回應,只聽那聲音道;“我是唐白冠,你是王爺嗎?你在哪兒?”

      德芳終于聽到回應,心中高興,站在空曠地方向四周看。此時他沒有看到唐白冠,唐白冠卻已經看到了他,唐白冠雙手被反綁,只見他用腦袋頂著石壁,好不容易站起來,要去找八賢王。

      八賢王仔細聽著動靜,聽的動靜越來越大,向著那聲音傳來的方向看去,發現一個黑影,以為是唐白冠,趕緊追過去。而這邊唐白冠還沒走到德芳旁邊,就看到他急匆匆的走了,心中也是好奇,急忙跟著過去。

      因為人們都道法場殺氣太重,故而在周圍立了很多小廟,以震殺氣。德芳跟蹤那個黑影,可是對方步伐極快,一會兒就跟丟了,他停在原地,環顧四周,看看有何線索。忽看到白霧中傳來一絲光亮,他朝著光亮的方向尋找過去,見是一座小廟。

      小心走過去,見那光亮正是佛案上的一只白蠟燭燃燒發出的,“可是這個蠟燭又是誰點燃的呢?”

      他自言自語道。“我。”忽然一個聲音從后面傳出來,德芳一驚,猛的回頭,見眼前一個婦人,甚是熟悉,仔細一想,原來是唐家堡的二奶奶,唐白冠的生母,曾經與他在唐家堡有過一面之緣。

      畢竟是長輩,德芳依禮向二奶奶問安,可是對方似乎并不領情。德芳也不介意,還記得第一次拜訪唐家堡時,她便以胡人禮儀見自己,也不會注意太多禮法什么,想她性格如此,何必計較。可是卻聽她道;“你要殺我兒子,我就要殺了你。”說著就出掌來取自己。

      德芳沒料到她一個長輩會出手傷他,一不留神,被她打了兩掌,他疾步后退,兩腳一下沒配合好,摔倒在地上,感覺一時呼吸不暢,還好他學了高超的醫術,在對方出掌的那一瞬間,已經將胸前幾個重要穴位轉移他處,否則后果不堪設想。可是縱然如此,這兩掌下來,自己動彈不得,也只剩下等死的份了。

      二奶奶見他只是捂著胸口,卻并沒有大問題,覺得好奇,可是隨即就道:“看你能受的了我幾掌。”說著上來又要打來。

      只聽廟門口一聲尖叫,道:“娘,不要。”

      廟中兩人聽的此聲,齊看廟門口,只見從外面進來一個黃衫女子,約莫二十多歲年紀,扎著兩個辮子,盤在兩邊。那姑娘睜著大眼睛看著自己,可是自己卻不認識。只見她走過來,將自己扶起,而后向二奶奶道:“娘,你不要殺他。”

      二奶奶道:“傻丫頭,你到現在還不死心,你和他根本是不可能的,尤其是現在,他要殺你哥哥。”

      黃衫女子扭過頭來,看著德芳道:“我知道我們已經走的越來越遠,可是我心中卻總是放不下他,如果他死了,我也不想活。”她想到唐白冠的事,向德芳道:“你不要殺我哥哥,我娘也不殺你,怎么樣?”

      德芳道:“其實我本來就沒打算殺唐副將,這次只是想借此引出幕后真兇,無奈卻把唐門引了過來。”

      黃衫女子聽的這話,很是高興,與二奶奶討價。最后二奶奶拗她不過,終于答應先放這小子一馬,轉身就要離開,眼看著女兒依依不舍的樣子,道:“你有話對他說就說吧,最好能了結了這件事,不過不要太久,我在外面等你。”

      德芳卻被這突如其來的一幕弄得糊涂,他想此女子叫二奶奶作娘,叫唐白冠為哥哥,只有唐白羽了,聽說青陽當時破獲此案,查出唐白羽是天心派的黃越假扮,頓時有了些眉目,向那姑娘道:“你是黃……”

      那姑娘沒等他說下去,道;“我是唐白羽。”

      德芳先是一怔,而后會意,她不想做黃越,也是應該,名字只是個符號,叫什么都可以。于是道;“多謝唐姑娘求情。”

      唐白羽似乎想起那段不愉快的事情,眉頭緊鎖,道:“不用謝我,這都是我欠你的,是我把你和孟姑娘推下了地洞,害你們受了那么多苦。”

      德芳道:“這還要感謝你那一推,讓我和恩兒走在了一起,也讓我找到了我最鐘愛的妻子。”

      在另一個愛自己的女人面前夸贊自己的愛人,是很不禮貌的做法,卻是讓別人望而卻步的好方法,在這個節骨眼上,多數男人對于自己的愛人是避而不談的。

      唐白羽時隔多日,終于見到了自己不但不能忘懷,反而朝思暮想的男人,本來有許多話要講,可是聽的他這句話,卻不知道該說什么好。只道一句:“祝你們幸福。”轉頭就要離開。

      走到門口,回頭道:“若有來世,你我認識在先,你還會做出今世的選擇嗎?”德芳不語,不點頭,也不搖頭,白羽道:“我知道了。”轉身出了廟門,德芳只在她回身時,看到滿是淚痕的臉上,浮上一絲笑意。

      其實當他們三人在廟里說話的時候,唐白冠已經躲在廟后面,不知道什么原因,也許是怕進去后夾在兩邊之間,覺得為難,他并未進去與大家相見。他聽到八賢王本來就沒打算殺他,也沒有喜出望外。

      正當他蹲坐在廟后墻角時,聽的前面傳來動靜,仔細一聽,原來是腳步聲,但聽的那腳步極快且輕,是會功夫的。忙挪步到側面,要看看是誰。可是他雙手反綁,動作笨拙,待挪到墻角時,只看到一個身著夜行衣的人進了廟中,隨即聽到廟中聲音道:“你,你是誰?你就是兇手?”說話的正是八賢王。

      另一個聲音接口道:“不錯,本來只是想殺幾個節度使,沒想到歪打正著,殺了朝廷的八賢王,可比殺五個節度使有用的多了。”

      那聲音粗的像男人的聲音,之所以說像,是因為依稀能夠辨別出那是一個女人。

      德芳道:“你們到底是誰?你們陰謀是什么?你們和快劍景行是什么關系?”這些天他心中被各種疑問填滿了,想若是就這么死了,多有不甘,就是死也要死個明白,于是將最關切的疑問,一股腦拋了出去。

      那人道:“景行的事你都知道了,哼,我一直說他辦事不謹慎,不過我可不一樣,你既然知道了,那就更的死了。”說完運掌在手,急促打出去。

      德芳臨機應變,邊退邊找她破綻,企圖點住她的穴位。他抓住機會,在那女人右手肘部的小海穴上一點,力道立刻沿著手太陽小腸經向兩邊傳送,頓時整個手臂都酸麻了,德芳趁機從她右邊繞出來。

      那人“咦”了一聲,道:“還有這手。”急忙追出來,德芳哪里跑的過練過輕功的人,背后中了對方一掌,撲在地上。那人看著堂堂大宋八賢王,倒在地上,像一只待宰的羔羊,命運完全握在自己手里,忽然大笑起來,儼然是一個女人的聲音。

      只見她快走兩步,雙掌同時打出,忽然眼前一個黑影,擋在德芳前面,那黑衣女人殺德芳心切,也不收掌,“噔噔”兩掌打在撲來的黑影身上。黑影受了掌力,直直躍向一邊,在地上滾了幾圈,不動了。德芳從地上爬起來,發現那個為自己擋了兩掌的黑影正是唐白冠。

      他呼喊唐白冠,可是對方已經昏迷過去,正在此時,其他人聽到他的呼喊,都聚集過來,那黑衣人見對方人到,轉身鉆入了煙霧之中。

      德芳為唐白冠松開繩索,將他平放,把脈驗傷。還好,唐白冠練過橫練功夫,若是其他人被綁著吃這兩掌,想早已內臟震裂而亡了。

      他命人將唐白冠抬回去,好生調養。自己和孟恩繼續尋找線索。忽看到前面山石上有人,慢慢靠近,發現是一個男人正捧著壇子喝酒,看那人的體型輪廓,很像一個人,一個熟悉的人。只聽那人先開口道:“死里逃生,何不一飲。”

      德芳和孟恩聽的聲音,更確定是他,道:“景兄說的是,不過我有景兄不時保護,想也沒什么大危險。”

      景行道:“上次在節度使府前我救你,是因為曾經交情,今日你遇險而不救,就是要告訴你你并不是很難死,相反,你的命很脆弱,以后最好明哲保身,回到皇宮老老實實當你的八賢王。”

      德芳道:“你為何不像殺其他人那樣殺了我?”

      景行的聲音忽然變的嚴肅,道:“因為我們曾經是兄弟。”

      德芳道:“能讓快劍景行以兄弟視之,我趙德芳真是三生有幸。你知道我現在最想干什么嗎?”

      景行語氣冷漠,道:“我究竟是誰?”

      只見八賢王搖搖頭,景行發現這次猜錯了,道:“不妨直言。”

      德芳道:“因為我知道我問你你也不會說,而你不告訴我,心中又覺得愧疚,既然是兄弟,我怎么能讓我的兄弟為難呢。”

      而后他也正經的道:“你說我們曾經是兄弟,我說不是,一天是兄弟,一生是兄弟,即使如今各為其主,即使日后刀劍相拼。”

      他忽然自己跑上那個小山頭,毫無防備的站在景行面前,孟恩擔心他的安危,可是他已經在上面了。

      只見德芳指著他手中的酒道:“我現在最想做的,就是與你共飲這壇酒。”

      景行抬頭看著他,道:“好如曾經?”

      德芳附和一句:“好如曾經。”

      景行大喊一聲好,將酒壇遞給了他。德芳言說要和景行不醉不歸,便讓孟恩先回來。當日沒想到兩人真的是不醉不歸,躺在石頭上就睡著了。

      等德芳醒來后,六道無極陣已經過去,天空又恢復了晴空萬里,只是日薄西山,馬上真正的夜就要來臨了。他向四周尋找,不見景行,只在一塊石頭上看到“好如曾經”四個字。

    ×

    發表評論

    溫馨提示:請不要從WORD中直接復制書評,會造成格式錯誤。

    評論
    ×

    贈送禮物

    ×

    打賞

    這本書寫得太棒了!我決定打賞作品支持一下!

    打賞寄語

    ×

    訂閱章節

    已選擇章;需要消費長江幣;
    ×

    長江中文網登陸中心

    ×

    投票推薦

    您還沒有登錄系統,只有登錄后方可進行投票推薦!
    架哦~去賺取積分

    關于長江中文網 | 客服中心 | 榜單說明 | 加入我們 | 網站地圖 | 熱書地圖

    網絡文化經營許可證:鄂網文【2013】0715-202號 互聯網出版許可證:鄂字5號 增值電信業務許可證:鄂B2-20090118 鄂ICP備09003001號-8

    客服電話 010-53538876 湖北省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平臺 中國互聯網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中心百度統計

    鄂公網安備 42011102000103號

    七彩飞扬电子游艺城招聘