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送禮物
  • 打賞
  • 上一章
  • 下一章
  • 龍泉閣浴室 第23章   承諾

    第23章   承諾

    作者:信馬之由韁    

      洪曄一聽就笑了,“另外買了一處房子?怎么,你打算金屋藏嬌呀?”

      江濤搖搖頭,“哪兒呀,只是想給曹麗一個意外的驚喜罷了。”

      洪曄笑得更加曖昧了,“你呀,說得比唱得都好聽,你以為,我不了解你啊,你是日本人的功夫,深藏不露。”

      路虎融入夜色下的車流中,點點燈火組成了璀璨的星河。能與心儀的美女共同徜徉在夜色中,是件愜意的事情。兩個人醉翁之意不在酒的想法,昭然若揭。不知怎的,江濤忽然就感到有些緊張起來,感到自己像在做一件見不得人的事。事實也的確如此,反正不是一件正大光明的事兒。

      新房里,寬敞明亮,博古架、布藝沙發、各種家用電器一應俱全。偌大的花盆里的,巴西木直達頂棚,雖然房間里突兀地冒出了一棵樹,但這株綠色植物,卻為居室增色不少。洪曄還從沒見過居室內,有這么大的盆栽植物呢,不禁連連稱奇,說真有氣魄。坐在沙發上,仰望著頭頂上的巴西木的頂冠,就像在公園里,坐在樹下乘涼一樣。

      江濤得意道:“你的房間里的原始森林,是畫出來的。而我的呢,是直接種了棵樹,怎么樣,是不是異曲同工啊?”

      在房間里種樹,正是當年江濤的想法。那還是在他剛入廠的時候,看到人事科的室內,栽種著一棵橡皮樹。于是受到了啟發。只不過,他把當年想種橡皮樹的想法,換成了巴西木。

      洪曄東瞧西看,直夸江濤有品位。江濤一高興,就關了水晶吊燈,房間里頓時暗了下來,只剩下天花板內,幾盞小瓦數的散射燈光了。再有,就是生態魚缸里的背景燈了,呈現出波光粼粼的效果。透過清澈的如水晶宮般的魚缸,可以觀賞到潔白的礫石和碧綠的水草,以及色彩絢麗,如神仙般優哉游哉的熱帶珊瑚魚。讓人在都市中,感受著難得的微縮海底世界。

      演示了一下效果,江濤正想恢復常態時,卻被洪曄給阻止了,“別動,就這樣,挺好的。放支曲子吧,舒緩一點的。”

      丹麥頂級音響,還原音樂原生態的效果,纖毫畢現,就像有支樂隊,躲在暗夜里演奏一樣。那演示音階的發光二極管,像一團跳動的火焰,引燃著他們心底里的欲望。

      隨著舒緩的曲子在房間里彌漫,洪曄拉住了他的手,“帥哥,來呀。”兩人在地板上,像模像樣地翩翩起舞。如此曖昧的夜晚,如此孤男寡女,如此溫馨朦朧的環境,他們相擁在舒緩的樂曲中,心猿意馬了。

      江濤感到喉嚨里有些發干,就沒話找話地問道:“你還說是我的侍衛呢,可是這么長時間,都不見你的蹤影,你也沒盡到責任哪?”

      洪曄聞言撇了撇嘴,酸溜溜地說:“你的侍衛,也不止我一個呀,還有李飛飛呢。有她在,還用得著我嗎?”

      一提到李飛飛,江濤就不解地問道:“李飛飛真的是我的侍衛嗎?可怎么,我看她好像一點兒也不知情似的。”

      洪曄不屑道:“不知情?不知情她怎么會懸浮在夜空中保護你呢?”

      “那她怎么對此事不提不念呢?好像得了健忘癥似的。”

      “切,她能得健忘癥?拉倒吧,她可比我精明多了,其本事也比我大。既然她不說,也許沒到時候吧。”

      “那你來告訴我,我究竟有何德何能,身邊怎么會有兩個美女侍衛呢?”

      “這個……你應該去問李飛飛呀。”洪曄狡黠地說道。

      江濤知道,自己恐怕又要一無所獲了。他不滿地嘟囔道:“你們究竟要瞞我多久呢?”

      “該你知道的時候,自然就知道了。”

      看到江濤有些郁郁寡歡的樣子,洪曄又安慰道:“你呀,就別不知足啦,現在你能過上太太平平的日子,全都得益于你的一無所知,你就知足常樂吧。不過,恐怕這樣的好日子,也不會維持太久了,正所謂樹欲靜而風不止,你可要有個心理準備呀。”

      江濤聞言,心里陡然有些緊張起來,“怎么,你是說,我要有危險了嗎?”

      洪曄莞爾一笑道:“你也不必緊張嘛,沒有過不去的火焰山。”

      洪曄顯然對此不愿意多說。隨后,他們繼續跳舞。但舞步卻越來越慢,而兩個人卻越靠越近……

      終于進入了主題。事情的結局,就像火山爆發一樣,無法遏制。他們抵在貼有壁紙的墻上,糾纏在一起,將動物的本能,演繹得淋漓盡致。

      這一刻,江濤忽然覺得,洪曄有一點兒美中不足,那就是,個子稍顯矮了一些。如果換作是李飛飛就好了,自己和李飛飛的身高,幾乎一樣,無需誰遷就誰。

      隨即他們變換了體位,讓游戲充滿了刺激性。片刻,他們又轉戰到地板上,將戰線拉得很長。地熱供暖,跟火炕一樣舒適,更加有助力于他們登上巔峰時刻。

      開得再艷麗的花兒,也有凋謝的時候,酣戰終于結束了。他們躺在地板上,就像兩條奄奄一息的魚,除了呼哧呼哧的喘息聲,就是長時間的一動不動了。衣服丟得東一件西一件的,一片狼藉。半晌,江濤推了推洪曄光滑的身子問道:“你怎么啦?”

      洪曄閉著眼睛,有氣無力地囈語道:“冤家,我快給你折磨死了。”

      不知怎么,江濤的思想總是走神,總會想起李飛飛。每當有這個念頭時,他就痛恨自己怎么會有如此邪惡的想法?看來,正應了妻子數落自己的那句話:“男人有錢就學壞。”想想,的確如此。如果一個人,窮得連褲子都穿不上,肯定是什么想法也沒有了。他暗暗告誡自己,絕對不可以去主動去接觸李飛飛。

      這樣想著的時候,他的手機響了。他看了一眼,就把手機放到了一邊。洪曄追問道:“誰呀?”

      “我老婆。”

      洪曄一下子緊張起來,“那你怎么不回話?”

      江濤被她逗樂了,“回話?怎么回話?”

      “撒個謊唄。”

      “撒謊?我跟她說,我正在跟朋友聚會呢。那么她會立刻說,讓你的朋友接電話。那我怎么辦?”

      洪曄沒詞了。

      “所以呀,最好的辦法就是別理她,越理她事兒越多。女人就是這樣,你不搭理她,把她晾在一邊,她自然也就沒脾氣了。”

      “可……過后你怎么跟她解釋呢?”

      “你怎么還沒聽懂我的話?解釋什么呀?越解釋事兒越多,越描越黑,所以干脆別理她。”

      “可她問你為什么不接電話,你怎么辦?”

      “我就說沒聽見。”

      “沒聽見?”洪曄差點氣樂了,“哪能這么簡單哪,她會相信你的鬼話嗎?你以為這么簡單,就能蒙混過關嗎?她不會跟你吵架嗎?”

      “愛信不信。其實我也沒指望她能相信。反正時過境遷了,她愿意鬧,就讓她鬧去唄。”

      洪曄點著他的鼻子說:“你呀,可真夠艮的。”

      ……

      這天,江濤忽然接到了李飛飛的電話,他們已經有很長一段時間沒聯系了。李飛飛告訴他,自己有個移動通訊公司的朋友,給自己的手機增加個套餐功能,也就是說,可以再增加幾個親情號。她想把江濤的手機號也加進去,問他行不行?

      江濤聽了很得意,這說明李飛飛完全把自己當成了知心朋友。如果自己再故意疏遠她,就顯得有些不近人情了。

      當一個人有錢有地位的時候,就會有女人主動來找你。當年,有位發動西安事變的,叱咤風云的大人物,就曾自曝過,說跟自己相好的女人,有十一個。而且這些女人,都是主動投懷送抱的。但人家可是東北軍總司令啊。而自己呢,又有何德何能,能讓李飛飛這樣的大美女黏上自己?并且李飛飛和洪曄這兩位大美女,還都是自己的侍衛。這究竟是怎么回事?他想不明白。也許……這算是緣分嗎?

      于是他說:“好啊,難得你這么看得起我,拿我不當外人,我怎么會有意見呢。”

      李飛飛說那好,那我就加了啊。不過我要糾正一點啊,你可不是外人,你是我的主人啊。

      江濤的心念一動,忙問:“何出此言?”

      李飛飛笑了,“怎么,洪曄姐沒告訴你嗎?我和她,都是你的侍衛呀。”

      “侍衛”這句話,終于從李飛飛的嘴里說了出來。江濤興奮道:“那我是誰呢?怎么會有侍衛?”

      李飛飛沒有搭腔,而是轉移了話題,問他為什么這么長時間不聯系自己了?

      江濤說實在是不好意思,自己這段時間真的很忙,等忙完了這陣子,一定找機會再聚聚。李飛飛不滿道:“又是在敷衍我吧?這說明你心中根本就沒有我。哼!”

      江濤覺得,總是一味地推脫也不是辦法,自己畢竟還欠著人家一個人情呢。但是,如果走得太近的話,難免自己又把持不住自己。面對這樣的大美女,自己如何能做到無欲則剛呢?

      這樣想著,他忽然有了個辦法,比如約幾個朋友,一塊兒出去走走,集體出行,自己也就不會有別的想法了。這樣,不就安全了嗎?

      于是,他就問道:“聽說過昭烏達盟嗎?”

      李飛飛不解道:“昭烏達盟?沒有啊。昭烏達盟是哪兒?我好像從未聽說過。”

      江濤又說:“那么,赤峰你聽說過嗎?”

      “你是說,內蒙古的赤峰市?”

      “對,昭烏達盟就是赤峰。想當年,我們這座城市的高中畢業生,都要響應黨的號召,上山下鄉,接受貧下中農再教育。而所要去的地方,就是內蒙古的昭烏達盟。”

      李飛飛奇怪道:“你還趕上了上山下鄉啊?呵,真有意思,想不到你竟然是那個年代的人。看來,我該叫你大叔了。”

      江濤說:“那當然了,如果你愿意叫的話,我沒意見。”

      李飛飛嗤嗤地笑了起來。

      提起往事,江濤還想起了自己上小學時,玩過的游戲。在有軌電車的鋼軌上,壓釘子。就是把一枚鐵釘,放到鋼軌上。當有軌電車隆隆駛過時,釘子就被壓扁了,壓成了一把尖刀的形狀。有時,由于用力不均,或者是釘子有些彎曲的話,還會壓成一把彎刀呢。

      那時,他和小伙伴們玩這種游戲,玩的不亦樂乎,早就把老師有關注意安全的警告,拋到了腦后。在鐵軌上嬉戲,不但人身安全無法保證,而且,過大的鋼釘,還可能造成電車脫軌呢。

      但那時候,他們童心無忌,哪里會顧及這些呢。每當他們發現遠處有有軌電車隆隆駛過時,都爭先恐后地把各自手中的釘子,放到軌道上,將釘子的尖端部位,朝向有軌電車的方向,這樣壓出來的東西,才是一把尖刀或彎刀。如果釘子長的話,還會壓出一柄長劍來。他們還會在劍的尾部,拴上漂亮的彩色布條,做劍穗兒。然后把劍鋒磨薄,盡量打造出他們喜歡的漂亮玩具來。

      李飛飛聽了非常驚訝,覺得這樣的游戲,簡直是聞所未聞。她猜測道,玩這款游戲的年代,一定很久遠了吧?看來,我真的該叫你大叔了。

      江濤點頭說,隨你的便。

      閑聊了兩句,就書歸正傳了,他們又談到了出門旅行的事兒。

      江濤心想,赤峰畢竟不是著名的旅游景點,如果李飛飛不愿意去的話,那就拉倒。那樣,正好隨了自己的心愿。自己一直擔心把持不住自己,再犯錯誤呢。

      想不到李飛飛卻滿口應承了,說江哥喜歡去的地方,我也一定喜歡。

      這就讓江濤沒有退路了。他只好點頭,說那好吧,那咱們就玩點高雅的,來個文化考察之旅吧,讓咱們去見識一下紅山文化。

    ×

    發表評論

    溫馨提示:請不要從WORD中直接復制書評,會造成格式錯誤。

    評論
    ×

    贈送禮物

    ×

    打賞

    這本書寫得太棒了!我決定打賞作品支持一下!

    打賞寄語

    ×

    訂閱章節

    已選擇章;需要消費長江幣;
    ×

    長江中文網登陸中心

    ×

    投票推薦

    您還沒有登錄系統,只有登錄后方可進行投票推薦!
    架哦~去賺取積分

    關于長江中文網 | 客服中心 | 榜單說明 | 加入我們 | 網站地圖 | 熱書地圖

    網絡文化經營許可證:鄂網文【2013】0715-202號 互聯網出版許可證:鄂字5號 增值電信業務許可證:鄂B2-20090118 鄂ICP備09003001號-8

    客服電話 010-53538876 湖北省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平臺 中國互聯網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中心百度統計

    鄂公網安備 42011102000103號

    七彩飞扬电子游艺城招聘