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送禮物
  • 打賞
  • 上一章
  • 下一章
  • 今古俠客行第45章   第十七回·十六事故·大雪白帝城·來中秋遇險2

    第45章   第十七回·十六事故·大雪白帝城·來中秋遇險2

    作者:呂鳳倫    

      古拜鳳道:“店家,上菜吧!”

      張君芝美麗得是有些過,我的幾位夫人只多看了幾眼,卻并不驚艷,因為她們對眼前這個不是情敵的女人不感冒。這是一種有底氣的傲嬌!

      店家一聲答應,便見人來人往,酒菜流水似的送上席。

      八大樣主菜上齊,炭爐架著一鍋的煮菜也擺好后,店家行禮道:“客官,請慢用!有事,吆喝一聲。”

      楊玫道:“知道,你去吧!”

      等店家退出去,我便道:“張小姐,請坐!小薇,你也坐!”

      小薇矜持道:“我,我是下人,我侍候小姐,不能坐主席。”

      我嚴肅道:“在我們這里,沒有主仆下人。叫你坐,你就乖乖的聽話。”

      花夕陽道:“呂先生敬重人人平等!小丫頭,不打算與瞎子同席嗎?”

      小薇嚇了一跳,“我……我不是!”

      張君芝輕聲道:“小薇,坐吧!”

      郝如雪給二位安好椅子,侍候二人坐下之后,才回到自己的席位。

      楊玫道:“你們餓了幾天,今次不能猛吃,先來點米粥好了!”

      我點頭道:“正是,先喝點米粥潤一下腸胃,對你們有好處。”

      張君芝接過楊玫遞來的一碗米粥,“謝謝!”

      小薇眼淚婆娑的接著,感激之言無法說出,低頭就喝著米粥。熱氣撲面,淚水滴落碗里,也一起喝了。

      紫修竹道:“慢慢的喝,別太急了,這樣不好。”

      張君芝喝著米粥,心潮起伏,一個控制不住,便撲在桌哭起來。

      眾女子見她這樣,都嘆氣,一時半刻無法用言語來安慰她。

      我道:“好好的,你又怎么了?”

      花夕陽笑道:“先生你對人家太好了!這究竟是好是壞,把我也弄得糊涂了。”

      張君芝梨花帶雨似的道:“我害得你那么慘,你為什么不恨我?還要對我這樣的好?你打我呀,你罵我吧,我都未有怨言。”

      我苦笑道:“沒辦法,你要我恨一個人,確實不容易。”

      張君芝道:“知道你是好人!可是我……實在是……”

      她雖說改過自新,我見猶憐,還是不敢留她在身邊。這里邊,一半因為前車之鑒,另一半因為要忠于七位夫人的恩情。

      娶妻,講究娶賢!如果要我娶個滿身帶刺,傷人傷己的女人在身邊,那日子非但沒法舒適的過,還會精神崩潰,提前上了黃泉路。

      我嘆息道:“已經過去的,就算了。這個客店,我已經買了,今后,你們兩就守住這里,就做這里的主人。有什么事……你們自己拿主意。”

      張君芝不相信自己的耳朵,一時不解,張望著我。

      小婕道:“相公的意思是,你們既然已脫離了業古誠,就不要再去涉足江湖了。你們就好好的守在這里,若干年后,我們有可能要回來……”

      張君芝張口道:“我……”

      小婕不悅道:“我什么我?你知道,不但我恨你,我的妹妹們也不喜歡你。可是,相公的為人就是這樣仁義滿懷,他不與你計較仇恨,我們也無可奈何。但是,要你跟我們走,你想也別想,在座的妹妹沒有一人會同意的。”

      來中秋點頭道:“就是!這一點相公也有替我們考慮過。嘿嘿,張家小姐,你不會再為難相公吧!”

      張君芝欲言又止,小薇卻在暗中拉了拉她衣袖,示意她不要多說。

      我尷尬道:“嘿嘿!幺妹,你說得很好啊!”

      來中秋笑道:“謝謝相公夸獎!”

      張君芝心中明白,眼前這幾個女人都不是好對付的主兒,如果自己硬要追隨先生而去,一路上的苦日子恐怕……不知道會有多少。到時弄得先生左右為難起來,自己也開心不了,又何必呢!主意一定,便低聲道:“這樣也好,一切都聽先生的安排,我……”

      小薇在火鍋里舀得一塊雞腿,放在張君芝碗里,低聲道:“小姐,先生確實十分為難,但是他已經做得很好了。”

      張君芝點頭,無言的吃著雞腿,不再理會我夫人們的竊竊私語。

      我道:“既然如此,我稍后就安排店家把賬房的鑰匙交給你。”

      晚飯用畢,各自梳洗一通,紛紛道過晚安,回房休息去了。

      雪,依舊在下,還不知道要下多久。也許十天半月我們都走不成了。

      有人敲門,郝如雪連忙把脫下的外衣穿起,輕聲問道:“誰呀?”

      我在門外道:“我!”

      郝如雪聞言一怔,臉色一下子就飛紅起來,心跳如小鹿亂闖,口中卻道:“相公,何事?”

      我在外邊冷得直搓手,哈著冷氣說道:“你開門呢!外邊好冷,你要這么凍著相公嗎?”

      郝如雪慌忙開門,“快進來!”

      我進屋后,反手關好門,回身突然一把抱住她,哈哈的說道:“我冷死了,快給我點溫暖。”

      郝如雪不意有這般驚喜,一時嬌羞不已,“也真是的,大人了,還要像孩子一般頑皮。”

      我在她的耳邊道:“開心不開心?”

      郝如雪偎依在我的懷抱里,幽幽道:“只要相公今后不再有第八位夫人,我會更開心。”

      我聞言不悅,一把推開她道:“你們就這么的不信任相公了?你們都把相公當什么人?我是那種見一個愛一個的紈绔子弟嗎。”

      郝如雪立時省悟,自己的話說多了,連忙捂嘴不迭,懊悔加上委屈,眼淚立刻在眼眶里直打轉。

      我見猶憐,不忍再過分責備,便溫柔的扶著她到床邊坐下,輕言細語道:“對不起!我不該兇你。”

      郝如雪再次偎依在我的懷抱里,淚水濕了我的胸襟也不覺。

      我嘆息道:“相公理解你們的心情!你們生在這男尊女卑的朝代,生在這弱肉強食的江湖,于男人對女人的忠誠不太放心,也是情有可原。不像在我們那里,我們那里的女人可厲害了,一般的男人都得聽女人的。”

      郝如雪緩緩抬頭,滿眼放光道:“真羨慕相公的家鄉。”

      “我們那里崇尚男女平等,女人還跟男人講大道理,也沒有人說女人這樣不可以。”我撫摸著她的一頭青絲,“我們那里提倡一夫一妻,戀愛自由平等,婚嫁還要受官府律法保護,男人毫無特權可用。我們那里女人還能做學問,也有當大官的,管著一幫男人也是很平常的事。”

      郝如雪道:“就如二姐管丐幫一樣。”

      “正是。”我微笑道:“二妹很有協調人事方面的本領,管理我們這個家,管理丐幫都綽綽有余!”

      “我就最沒有本領了,什么都幫不了相公。”

      我敲打她的額頭道:“你怎么沒有本領了,你做菜不就是一項本領嗎?這時候,青城山上的道士,早把你種的萵筍拔光了吧!還有埋藏在后院的那十來壇蘿卜干,也快要被道士們發現了吧。”

      “好疼!”郝如雪微笑的揉著額頭,道:“我說要帶走的,你不許,現下后悔了不是?”

      “是呀!我后悔了。”我便去哈她的癢癢。

      二人歡笑著滾落床幃,少不了的恩愛纏綿,自不必細說。

      次日,雪花依舊絨毛一般飄飄,天女散花,也不過如此。

      屋檐下的梅花在酷寒中怒放著。鮮紅奪目的花,與皚皚的雪相映成趣。

      院落中,積雪已有尺許厚。

      楊玫在亭子里彈古箏,小婕卻在一邊吹著洞簫。

      郝如雪、古拜鳳、李玲瓏雖說不諳音律,但是懂得聆聽。帶著一群孩兒,圍著炭爐,賞著樂舞。

      她們吹奏的正是《蝶戀花》。

      紫修竹隨著音律翩翩起舞。

      “一夜雪風吹殘梅樹。紅白相和,化著塵與土。我欲彩筆畫尺素,奈何眼高心中怵?

      憑欄眺望遠鄉歸路。青衫淚落,大雁南飛去。光陰不曉游子苦,思親不知傾何處?”

      一曲畢,一眾女子回頭,驚奇的看著我。

      我倚欄笑道:“看什么?不認識相公了?”

      李玲瓏發現奇珍異寶似的歡呼:“相公居然還會唱歌填詞?”

      楊玫別有深意的笑道:“是你們早不曾發現而已。”

      李玲瓏道:“不會是別人的作品,相公偶然唱出來了而已?”

      紫修竹搖頭道:“不是的。以《蝶戀花》曲牌填詞的作品并不多,我大略都還記得一二。相公今次唱的,這是新詞定然無疑。相公,這詞可有個名?”

      我笑道:“我昨日有感而發,沒有取名。夫人,我這詞填的可還好?”

      郝如雪道:“我雖然不懂詞曲,但是聽著有些愁。”

      古拜鳳低眉道:“唉!聽了相公這詞,我忽然好想回峨眉去看一看。”

      小婕道:“相公,你想公公婆婆了?”

      我愁緒道:“都出來好幾年了,我怎能不思念雙親!今次大雪,不知老人家是如何的過?我不孝啊!”

      張君芝遠遠看著,忍不住又嘆息,回頭漫步而走,一時思緒起伏:‘自己的美麗不及她們,武功見識也遠不及她們其中一個。何況如今的我是父母雙亡,家道中落,還拿什么資格與她們媲美。’這天午飯過后,我就發現來中秋不見了,心中頓時有個不祥的預感。客店里都找遍了,還是不見她的蹤影。

      呂來心圍著我的腳跟轉,“父親,母親在哪里?我要母親。”

      我到院落里問姐妹,她們也說沒有看見。

      郝如雪起身道:“莫不是上街辦貨去了。”

      李玲瓏道:“去看看她房間里,妹妹去了哪里,也許留有紙條。”

      我得到提醒,就連忙上了來中秋的房間,果然看見一封信,拆開一看:“夫君臺鑒,我蓬萊派的暗號近日已到附近,夫君如果與他們倉促會面,恐生不必要的誤。為妻今次去瞿塘峽,摩崖石刻下迎接父兄,一來解釋我的遭遇;二來要與師兄了卻一段沒有結果的情緣。我會處理好的,夫君不必擔心。”

      蓬萊派的人找來了?

      我突然明白不祥的預感原來如此。拍桌道:“這個幺妹,真是笨死了!”

      幾位夫人紛紛上樓,進得房間來,見我前所未有的大發脾氣,就知道今次發生的事情很不簡單。

      李玲瓏看完桌上的信道:“都這時候了,怎么辦?”

      “她以為這么做,她的父兄就不會為難我了。她想錯了!在個這男尊女卑深入人心,把女人的名節看得很重的封建社會里,他們是不會罷休的。”我看看郝如雪、楊玫等女子,“還能怎么辦,我們得趕快出城去救人,要是晚了,我們就真得后悔了。”

      楊玫安排道:“鳳兒懷有身孕,不宜勞碌,就與修竹留守在家,好生看護著幾個孩兒們。待我們隨相公,去救得秋妹回來。”

      在瞿塘南岸白巖山西側榜江處,有一片面積達千余米的大青石,上下數十米,布滿了碑刻共十二幅。

      這些石刻均為陰刻,字體有楷、隸、草、篆等。

      瞿塘峽摩崖石刻,就是這里了,我在山腰休息片刻,繼續攀爬。

      “賤人,你讓我們找得好苦,原來在這里逍遙快活。”在一個眾石環繞,皚皚積雪的懸崖峭壁之巔,一個滿臉暴戾之氣,身穿黃布褂子,戴著風帽,年紀三十的男子,揮舞手中吳越鉤吆喝道:“賤人,你還敢有臉來見我?怎么不自裁以謝罪?”

      “師兄你聽我給你解釋。好不好?”面對誤會,來中秋萬分的委屈,幾欲落淚的說道:“事情不是你們想的那樣,相公他不是壞人。”

      在這男人的身后,還有一位須發灰白,滿臉陰晦的黑衣老者。

    ×

    發表評論

    溫馨提示:請不要從WORD中直接復制書評,會造成格式錯誤。

    評論
    ×

    贈送禮物

    ×

    打賞

    這本書寫得太棒了!我決定打賞作品支持一下!

    打賞寄語

    ×

    訂閱章節

    已選擇章;需要消費長江幣;
    ×

    長江中文網登陸中心

    ×

    投票推薦

    您還沒有登錄系統,只有登錄后方可進行投票推薦!
    架哦~去賺取積分

    關于長江中文網 | 客服中心 | 榜單說明 | 加入我們 | 網站地圖 | 熱書地圖

    網絡文化經營許可證:鄂網文【2013】0715-202號 互聯網出版許可證:鄂字5號 增值電信業務許可證:鄂B2-20090118 鄂ICP備09003001號-8

    客服電話 010-53538876 湖北省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平臺 中國互聯網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中心百度統計

    鄂公網安備 42011102000103號

    七彩飞扬电子游艺城招聘