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送禮物
  • 打賞
  • 上一章
  • 下一章
  • 南有嘉木露未晞第33章   罪行

    第33章   罪行

    作者:凡塵風起    

      回座位的過程中,她眼尖地看到離他們不遠處有個熟悉的身影。她悄悄地走過去,用手在那人肩膀上拍了一下的同時,輕聲喊,“師兄。”

      肩上突然被拍了一下,顧昔承疑惑,只是在聽到來人的聲音時,他頓時知道是他那調皮的小師弟,抬頭,“師弟。”

      “師兄,你也在這層樓看書,好巧哦!”她自來熟地坐在顧昔承的旁邊,陸未晞還沒來,她回去一個人也無聊,索性和師兄聊會兒天。

      “嗯,是好巧!”其實他早看到她了,還有她旁邊的那個對她又寵溺又無奈,長得極好的男子,陸未晞。

      看到他們兩個人親密無間,他也不好去打擾他們,最主要的是,盡管陸未晞很優秀,作為他們的師兄,他早有耳聞,但他就是不喜歡那個太過于優秀的男子。

      所以,就算看到他可愛的小師弟,他也假裝沒看到。

      南嘉木自顧和顧昔承聊天,沒在意陸未晞,他上完廁所了也不知道,還是他先開口,“還不走,打擾人家看書了。”

      “啊,陸未晞?”南嘉木反應過來是陸未晞和她說話,不過,經他提醒,她才不好意思地咧嘴,“師兄,不好意思,我忘記你在看書了。”

      “沒事!”他溫和地笑笑,一臉不要緊。

      “走了。”他擁著她的肩,像宣示主權,然后才禮貌疏離地朝顧昔承道歉,“不好意思,打擾了。”

      “客氣了。”顧昔承對視著他敵意的眼神,鎮定自若,他的小師弟有了保護她的人!

      “師兄,我們先走了,哪天再找你聊天。”她不想打擾顧昔承看書,再說,旁邊陸未晞那要殺人的氣息讓她害怕,趕緊說完后就乖乖跟在他后頭回去了。

      “嗯!”他朝她笑笑,算是應承。

      經過兩個星期暗無天日的苦戰,終于考完試了,大家都計劃著回家了。

      “南嘉木,明天你要回家不?”宋沐雪正在收拾東西,問躺在床上正好心情地一邊聽歌一邊唱著歌的南嘉木。

      她們家是同一個城市的,能一起回家。

      “不知道!”她隨口的回答。

      “不知道?”宋沐雪停下手中的活,疑惑地問,“你還要做什么?”

      “不知道!”

      “南嘉木!”宋沐雪大叫,她現在很憤怒。

      “嗯?”她很是無辜地問。

      “你去屎!”宋沐雪咬牙切齒地怒罵了一句。

      “雪兒,你學壞了。”林溪云也在收拾東西,她都有半年沒回家了,這會兒趕緊收拾,明天好早早地起來回家。她現在恨不得長雙翅膀,今晚就飛回家里去。

      “對呀,雪兒,你學壞了,尤其是因為南嘉木而學壞,不值得。”李佳嘉什么時候都是最積極的那個,這不,東西都搞定了,正下載電視,明天車上看。

      宋沐雪和林溪云兩人看了一眼李佳嘉,再互看一眼,最后一致點頭,其實,學得最壞的是李佳嘉,她這話說得最毒,也說得那個——大快人心啊!

      “雪兒,你不友好,連佳嘉都被你帶壞了哦!”別以為南嘉木帶著耳機沒有聽到宋沐雪她們的話,但她也不反抗了,因為她已經習慣了。

      榕苑315陸未晞也在收拾東西,準備明天回家。

      “未晞,電話。”劉偉在清理書桌,看到旁邊陸未晞調靜音的電話正響。

      “喂。”陸未晞起身,在書桌上拿起手機,接通。

      “未晞,我,王陽。”

      “陽哥,有什么事嗎?”

      王陽是他隔壁的鄰居,二人打小好得跟親兄弟似的,也在這個學校讀書,大二。

      “明天你要回家嗎?”

      “要回,怎么了?”他奇怪王陽突然打電話給他問這個問題,他們不是已經約定好了明天回家的嗎?

      “那個我們幾個兄弟說放假了要下個學期才能相聚,所以想明天大家聚聚,你看可以不?”王陽快速地說明來意。

      “好!”不急于這一天,他當然沒問題,只是,在王陽說要掛電話時他突然叫住了他,“陽哥。”

      “嗯,怎么了?”王陽要掛電話的手指在掛斷鍵上生生停住。

      “我明天可不可以帶一個人去?”他挑眉問。

      “可以的,歡迎至極。”陸未晞帶人來他當然歡迎了,他們是多年的兄弟,陸未晞的朋友,就是他王陽的朋友。

      “好的,謝謝陽哥,明天聯系。”他想著明天的聚會,他嘴角就掛著耀眼的笑。

      “嗯,再見!”王陽掛了電話。

      “兄弟,你明天要帶誰去呀,我嗎?”劉偉曖昧地說著,臉上掛著你懂的欠扁樣。

      他離陸未晞最近,當然聽到了他講電話的內容。

      “切,劉偉,你別自作多情了好不,你也不拿個鏡子照一下自己,你那憨癡癡的樣子,你再看陸未晞那一臉桃花滿面,春風得意的風騷樣,能是你嗎,能是你嗎,能是你嗎?”靳星停下收東西的手,氣也不歇,說了一大串。

      然而他不解氣,還不夠,繼續,“當然是我們人見人恨,花見花敗,豬見豬死,連鬼見了都要被丑死的,超級無敵宇宙第一大害,江湖中人人得而誅之,欲除之而后快的。”他實在是支撐不住,起身喝了杯水后才緩緩道出陸未晞要帶的是何許人也,“南嘉木,南霸王。”

      聽到這一大串話,劉偉傻眼了,一臉崇拜地看他,“靳星,你的肺活量好好哦!”

      “我靠,劉偉,你能不能抓住主旨大意啊,還有你沒注意到我的這么多形容南嘉木的名詞,動詞,形容詞嗎?”

      在打游戲的張磊聽到南嘉木的名字,放在鼠標上的手指有一秒的停頓,最后,又波瀾不驚地繼續游戲。

      陸未晞在他后方不遠處,看到他這一停,游戲里死了好多兄弟,他在里面道歉的話語。

      他沒有說什么,也沒再看他,岔開話題,“靳星,南嘉木哪里惹你了?真難為你一時間想出這么多的詞來形容她。”

      “對呀,靳星,南嘉木搶了你女朋友,和你有奪妻之恨呢,還是南嘉木指使人偷了你的貼身衣物啊,你這么恨她?”看靳星那樣子,似乎恨不得抓了南嘉木給她個千刀萬剮,五馬分尸,再賜個挫骨揚灰,永世不得輪回。

      嘖嘖,這是有多大的仇恨啊!太過殘忍了。

      “錯,她得罪的不只是我。”說起南嘉木,靳星眼里盛滿著怒火,“是全人類!”南嘉木的罪行太多,他一時半會兒說不完,只能在此處稍稍列舉一二體現體現她的罪大惡極。

      他停下來,喝口水潤喉,繼續,“你們知不知道,她居然搶小孩子的糖吃。這還不算,她有一次在乞丐的碗里拿錢,被我逮了個正著。還有一次,她公然跑到男廁所去了,讓正在如廁的兄弟們硬生生的憋著。”南嘉木的罪行,他今天要說給他們聽,免費被她那無辜的樣子騙了。

      “還有,據603傳出的小道消息,有一次她斜靠在女生澡堂門口吹口哨,流里流氣的,讓正在洗澡的女同胞們受不了,一致提著拖鞋扔向她。”

      難得有這么多兄弟捧場聽他訴苦,他不能放過如此好的機會,再接再厲,“最可恨的是她踹了我的屁股一腳,到現在,我的屁股還是青紫青紫的,痛死老子了,你們說,她有多可恨。”

      “南嘉木看來真的很可惡!”劉偉終于了解和他們同居半年的靳星同志是受了多大的委屈。

      他以為,南嘉木對他的傷害已經夠大了,原來,比起南嘉木給靳星的委屈,南嘉木對他已經很仁慈了。他的恨,是應該的,走向他,給他一個安慰的擁抱,“兄弟,別說了,哥知道你受委屈了。”

      “你是恨南嘉木踹了你屁股一腳吧!”陸未晞聽了很久,終于說出了最關鍵的一句,尤其是將屁股二字刻意說得很重。

      “……”張磊聽到這兒,無聲的笑了笑。

      那丫頭,到底造了多少孽!

      只是,游戲里又死了一大幫的兄弟,張磊再一次的道歉,并保證下不為例。

      陸未晞聽他們說了一大串南嘉木的罪行,看起來,每一樁都是滔天大罪,他無奈地搖頭,嘴角掛著寵溺的笑,那丫頭,到底得罪了多少人,闖了多少禍。

      “對呀,就是因為我逮著她拿乞丐的錢,她惱羞成怒,就給我一大腳,可使勁了。”靳星覺得自己很委屈,一定要有人為他申冤做主。

      “嘖嘖,看不出那家伙還有兩下子的。”劉偉感嘆,如果沒有兩下子,靳星快要有半年的傷還沒好啊!

      “好了,別抱怨了,趕緊洗洗睡吧!”陸未晞還是出言安慰了一下可憐兮兮的靳星,這孩子,遇上南嘉木,算他倒霉了。

      別指望他給靳星報仇雪恨了,因為那丫頭,他陸未晞也頭疼,拿她沒辦法,尤其是她裝可憐時的樣子。

      “對呀,兄弟,發發牢騷可以,但差不多就算了。”劉偉是真的很同情靳星,可他也沒辦法,他打不過南嘉木,所以他如實補充了一句,“這注定是一樁無頭冤案,誰也拿那個夏霸王沒辦法。”

      讓南嘉木唯一怕的陸未晞又舍不得責罵她,所以,注定南嘉木將繼續魚肉班里,無人能管咯!

      該訴苦的也訴得差不多了,該同情的也很努力地同情了,但還是無法將南嘉木繩之以法,所以,大家都自覺的散了。

      但該做的事還得做,陸未晞在通話記錄里找到南嘉木的電話,沒有停留分毫的撥了出去。

      “喂,陸未晞!”南嘉木正在聽歌,當然第一時間接到他的電話了。

      只是她今晚不知怎么的,連著打了無數個噴嚏,耳朵一直紅著走,是不是有人罵她了。

      “嗯!”她第一時間接通他的電話,這讓陸未晞心里有說不出的痛快,“明天帶你去聚會,去不去?”

      “去哪里聚會?”明天她打算和宋沐雪一起回家的,剛剛只不過是逗逗那家伙的,誰叫宋沐雪平時老是毒舌她。

      “我的一個兄弟組織的,去不去,別廢話。”這家伙,好心帶她去玩,她還不樂意了,問東問西的,還怕他把她賣了不成。

      “我去,我去……”聽到電話那頭陸未晞不耐煩,發火的聲音,南嘉木趕緊答應。

      陸未晞叫她干的事,她都不敢拒絕。她一度懷疑,她上輩子是不是欠陸未晞幾十條的人命,以至于這輩子她都不敢反抗他了。

      嗚嗚,她要被他奴役到什么時候啊!

      “嗯,去忙吧!”聽著她小媳婦一樣乖順的回答,他心情大好,也不為難她了,準備掛電話了,完全忘記剛才靳星一把眼淚一把鼻涕的訴苦。

      “等等。”南嘉木趕緊阻止那個一向正事說完就要掛電話的陸未晞。

      “怎么了?”陸未晞沒能成功的掛掉電話。

      “你剛才是不是罵我了?”她斷言剛才一定有人罵她了,而且,還持續了倆小時,除了那被她奴役幫她復習全部考試科目的陸未晞還有誰?

      “不是我,是你的仇家。”陸未晞趕緊撇清關系,要不然,明天有他好受,南嘉木那丫頭是有仇必報的主,半點不吃虧。

      “仇家?”南嘉木疑惑,她哪里來的仇家,便大聲詢問,“他是誰?報上名來,我的仇家多了去了,他算老幾!”

      “嗯,我問問他是誰!”陸未晞聽她那壯志凌云的氣概,就想笑,將手機拿離耳邊,悄聲問靳星,“她問你是誰,報上名來。”

      “你給她說是被她踹過一腳的人。”靳星當然不敢說自己是誰了,只能說事。

      陸未晞一字不露的傳達,只是,南嘉木的回答又讓他們吐血一次,“問他被踹哪里了,姑奶奶踹過的人太多了,記不得了。”

      當然,靳星沒有錯過她那囂張的問題。

      “額,算了,今天還是算了,先放她一碼,哪天再找她算賬。”聽南嘉木在那頭的叫囂,靳星最后還是慫了,誰叫他打不過她。

    ×

    發表評論

    溫馨提示:請不要從WORD中直接復制書評,會造成格式錯誤。

    評論
    ×

    贈送禮物

    ×

    打賞

    這本書寫得太棒了!我決定打賞作品支持一下!

    打賞寄語

    ×

    訂閱章節

    已選擇章;需要消費長江幣;
    ×

    長江中文網登陸中心

    ×

    投票推薦

    您還沒有登錄系統,只有登錄后方可進行投票推薦!
    架哦~去賺取積分

    關于長江中文網 | 客服中心 | 榜單說明 | 加入我們 | 網站地圖 | 熱書地圖

    網絡文化經營許可證:鄂網文【2013】0715-202號 互聯網出版許可證:鄂字5號 增值電信業務許可證:鄂B2-20090118 鄂ICP備09003001號-8

    客服電話 010-53538876 湖北省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平臺 中國互聯網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中心百度統計

    鄂公網安備 42011102000103號

    七彩飞扬电子游艺城招聘